现金三公开户
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你的柔情,你自己还记得吗

时间:2017-04-27 13:44 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点击:
沉浸于此
     没什么可写的。只是爱上这款信纸,我喜欢蓝天,纯静的蓝天,想象就如爱情一样的纯粹与静美,就像我一直钟爱的粉色,钟爱的粉色阳光。
     目前尚有QQ好友763人,我已经有2年多没逐个走访好友们的空间了,我感谢每一个没有删除我的网友们,就算我2年多的时间里,都没有拜访过你的空间,你依然没有删除我,在你的好友里留着我的一席之地。请删除我的前好友们,原谅我的慢待,不是我不够爱你们和你们的文字,实在是有诸多原因,让我止步于走访空间。
        也因为不能多走访好友的空间,关闭了加好友的大门,假如这样的一个我,依然有人想加为好友,说一声,由我来加你好了。后悔加我,您再黑掉。只要不挑战我的底线,我不黑任何人。
        我不会放弃我的QQ空间,近几年的空间码字,近几年的游走网络论坛,我的感觉,哪里都不如自己的空间,很多文字,已经时过境迁,我们可以自由的收纳,想拿出来见见阳光,随手就可放行,要是发在网站论坛,别人的地盘,别人做主。
     空间的相册也是我所爱,我喜欢那些纯美的风景,喜欢那些特立独行的人类或者生物,可以是偶遇的一对老夫妇,可以是一只小狗,可以是景区里偶遇的一只蜻蜓。想公开就公开,不想,立刻就收藏。
      几次收藏相册,都是看到一些陌生男人,进了空间,直奔相册,我接受不了这样的行为,我承认这是我的怪癖。你想看人,何不到大街上,想看多久看多久,何必上个网,还这么热衷于他人的长相?大街上能看人,但看不到文字,听不到人类心灵的絮语,所以,我一直爱着空间文字。
      写空间的,大多是和我一样的普通百姓,和他们的小小的喜怒哀乐,我厌倦政治话题,但不能说我对政治一窍不通。
      多年的经济职业,虽然是低层的经济职业,也能见识黑暗龌龊,但我喜欢沉默,因为我不想那些黑暗,遮挡了你和我,本就不多的尘世阳光。
            谢谢你们的关注,请恕我不会一一回复你们的留言,假如有什么问题,只要我可以帮助大家的,一定不会推脱。 
 
  你的柔情,你自己还记得吗?
         今天翻看以前的东西,我居然写过那么多文字,发在空间,发在论坛,以自己粗陋的见识,那些毫无章法,信笔涂鸦的文字,被我自己定义为《满纸荒唐言》的文字,其中也有一些是自己满意的,也因为文字,结交了一些挚友。这些挚友,从虚拟的网络之友,成为今生可亲可敬可爱的人,想起你们,我心中就升起温暖。
       我与君,不敢说生死相许,也愿此生不离不弃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我之所写,大多都是自己的生活、感悟,虽多调侃,但主流不虚夸,不做假,不做作,不无病呻吟,文字常有被误解,但我心无愧。
       我的文字,不是一个全面的我,人,必有不愿与人公示的一面,我亦然。但我所公示的,都是真实的。不必把我想象太美好,也不必把我想象太丑恶。
       我极度厌烦谎话连篇的人,哪怕这个人是我的亲人或者爱人。我也数次表白我的观点:有些不想说的话,可以保持沉默,不到实在没办法,不要以谎言呈示于我,当然,你有权利说谎,我有权利不听不看不信,并终将远离。
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有那么多的可爱留言,依然在我的文字下闪耀着你曾经的光与爱,那时节,多美好,只是,山不转水转了,水不转人转了,一些人和事,变成了从前或者遗忘。
       友谊和爱情,都难成为永远,有些分别轻易就成为永远,“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”,个中缘由,于我,什么都不为,与你,随你所为所谓。我愿维持我一贯的沉默。
       你的柔情,怕是你自己都忘记了。我也懒于将你的柔情复制。此去经年,各自安好。
 
      前几天外出一周,没有网络。翻看自己旧手机,发现还珍藏着几个短信,都是我现任网友的,至于那些被我删除和删除我的好友的珍贵短信,也保留着,就不公示了。
 
     “姐,事办完了没?还没走吧?五阳台离我这也就十几里地,你们开车过来应该用不了多少时间,我不太会做饭,但会包饺子,今晚我给你们包饺子吃,就住一晚吧,我现在就可以请假提前下班。”
这个短信是一个从来没有休息日和节假日的女子发给我的,她要因为我的到来而请假。
 
“好了,谢谢!我以后就是死了,也不会删除你的!不打扰了,你忙吧...."这是一位男士发给我的。
 
“俺拿到毛书了!摸过那么多书,咋拿起这本书还激动起来了,呵呵。”这是出版社一位女子拿到我自费出印的《踏歌而行》一书时,发给我的短信。
 
“感觉你又走了似的,说不出的,偌大的世界,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游荡,让人想起来便不好受。只愿你能善待自己,吃饱喝好。太远了,也只能说些空话,聊表安慰,解解寂寞罢了。”这是一位男士发的短信。
 
“可能是因为昨天下午看到儿子的玩伴拿一条玩具蛇在我家玩,便想到姐姐梦里蛇的情形,睡前看了看特别关系,你没有动态,于是又梦到了你,因为见过你的照片,听到过你的声音,所以梦中的你很清晰,只是感觉表情有些痛苦,不知道姐姐最近可好!”这是一个女网友从遥远的北方发来的,看到她说到的特别关心,我心里就动了一下,她说到我梦到蛇,也是我的一篇日志,那次我梦见一条大蛇,钻进我的右肋下,梦是假的,但那种疼痛是真的。
 
       还要声明一点,我是个极为不爱回复短信的人,也许这些珍藏的短信,我根本就不曾回复过,但ta们不怪我,理解我,知道我眼神不好,也不善于用手机打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