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金三公开户

关于我们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尘世如此纷乱我亦不纯粹

时间:2017-04-27 13:34 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点击:
  不求安慰,老毛病,自拍两张:一张逆光,一张非逆光。
       眼睛看东西都是模糊的,看自己也一样,话说,这好像是第一次自拍。在照相的页面瞎按,真是瞎啊,根本看不清,终于按出自拍键,手机中出现了本老人家,然后我咔咔一点屏幕,我老人家就上了手机镜头了,看我多聪明。瞎按都能行。
      本老人家的疾患是:虹膜睫状体炎。
       医生说了,这病不能治愈,只能治好,就像风湿病关节炎那类的一样。犯病原因可能是过度劳累,可能是情绪因素,甚至是发烧感冒都可能诱发。犯一次视力衰退一次,最后就真的瞎了。
        知足吧,这病要是在旧社会,基本上犯一次就瞎了,那时候没有药,现在犯病了就用激素药,虽然副作用大了些,但至少不瞎啊,我都犯了十几次了,可怜每次都疼的呲牙咧嘴泪流满面,唉可怜的泠盻老人家。不过也是药到病除,只要用了激素药基本上第二天就能不太疼痛了,恢复好,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。
       趁着我没瞎,美人们,帅和不帅的老头们,你们有啥好东西想叫我看的,就赶紧呈示出来吧,等我瞎了,你们可没机会叫我看见你们了。
       开心每一天,折磨每一天。努力每一天。 不胡说八道了,眼睛疼,畏惧光芒,特别适合呆在阴暗的角落里。
 
尘世如此纷乱,我亦不纯粹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昨夜多梦,近期多梦。
       梦见辞世3年的母亲还活着,我们像平常一样生活着,近期夜夜梦见她,梦见她各种活着。6月6日,是她3周年忌日,三年了,她一直在我的梦里活着,她像她生前一样的固执,若是她执意来我梦中,我亦是不能改变。
       梦见自己写诗,其中一句:尘世如此纷乱,我亦不纯粹,后来这句话成为网络流行语,只是没人知道,它源自我的梦。
        梦见一位网友来看我,匆匆相见,匆匆而别,以至于我在梦里记不住他的容颜,分别之后,他再无消息,我嘲笑自己:原来,再深厚的友谊,也挡不住岁月对我容颜的残酷袭击,一定是我的苍老,拍散他关于我的美好幻想。至此,心悸痛。
        昨夜诸多梦,能记起的如上三个。醒来阳光已到窗前,出租屋内吊兰苍翠欲滴,多么美好的周末。
       岁月是把杀猪刀,砍得人变了摸样,变了就变了,我又不想用相貌取悦谁,女为悦己者容,其实一个女汉子,一个小资情调的女汉子,是不需要谁“悦”的,就算全世界都的人都不爱我,至少还有我自己爱我自己,女汉子,是岁月送给我的厚礼,家里什么事,比如换水龙头,登高爬低,安装小型的架子之类的,我都行。在凡俗人的生活里,我虽然力气差,基本功没有,但我一看就知道事情该怎么做,所以我经常看见笨蛋们不会干活,而我不是笨蛋,是聪明蛋。您别说组装航天飞机啊,也别说组装汽车。那些高大上的我怎么看都不会。要是组装个自行车,保不齐我也行。这不是典型的女汉子么?虽然我手无缚鸡之力,但我依然是小力气的女汉子。而我有小资情调,我现在的身份就一个房奴而已,住在异乡的出租屋里,但我喜欢把自己的窝打扮得清雅怡人。
        前几天,女同事说我是风一样的女子,还赶紧解释说不是说我是疯子。我风还是疯,我根本不在意,我觉得不风,也不疯,她要怎么说,还真影响不了我。我固执,我坚守自己。 
        前天微信群“一家亲“里,姐妹闲聊,一位姐姐发来了87老姨的照片,大家讨论她像不像微我们的母亲,老姨是母亲的妹妹,大姨是母亲的姐姐。现在只有老姨还健在,她早年定居山东招远。她们三姐妹就属母亲嫁的好,但母亲生前,从未有这样的感觉,也许婚姻的冷暖,也只有双方自己最懂吧,父亲在我心目中,一直是神一样的位置。大姨和母亲都在88岁那年辞世,我的大舅87岁辞世。母亲那一辈人是姐妹三位,兄弟三位,我的另外2个舅舅都过了80岁,身板还算硬朗。
        见到老姨照片的那一刻,我特别想去看望她,其实想念一个人,是无需对方也想念你的,只是想看看她(他),强烈而执着的想看看她(他),仅此而已 。
       从来不觉得在空间里写文字需要主题与规矩,我就是一个想到哪里,就噼里啪啦的按键下去的主。所以有看的,您将就着看,没看的,就当我大早起来神精一下,好让自己精神起来。美好周末不能辜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