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金三公开户

产品展示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似乎是在办公室改作业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

时间:2017-05-11 21:16 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点击:
 暗夜里
一个人
静静地听你
侧面、风再起时、倩女幽魂、莫妮卡、沉默是金。。。。。。
你的声音
穿透岁月的风尘
依旧亲切
无比熟稔;
你的眼神
依旧忧郁
一如当年;
你的痛苦
依旧深沉
就像我此刻的惆怅
无人能够分担。。。。。。
哦,Leslie
你已永恒
我心依旧
今夜
纪念你
以及与你有关的我的青春
春天该很好
若你尚在场
谁    能   代   替   你   地   位!
 
 
第93章 默认分章[93]
 
   
似乎是在办公室改作业,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,同样急促的还有妈妈的声音:奶奶生病了,病得很重,正在医院里,几病室几号几号……并未听得真切,丢下作业本就发足狂奔跑,是那种熟悉的不顾一切的狂跑,路途同样的遥远,我同样的惶急,跑到医院,按妈妈所讲的号室去找,却怎么也找不着,我从一楼跑到五楼,又从五楼跑到一楼,一间间房间推开,一张张陌生的面孔,毫无表情的打量着狼狈的我,电话怎么也打不通,奶奶怎么也找不到,恐惧和惶急就像一条毒蛇紧紧缠绕着我,几乎令我窒息,疲乏的双脚再也抬不起了,我近乎虚脱,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一声:娭毑……
然后,就醒了!我在哪里?眼前是无边的黑暗,能感觉得到的是胸腔内咚咚狂跳的心脏,一摸额头,冷汗涔涔,身下是柔软的被褥,那么我是做梦了,那么,内心的那种焦急为何如此真切?眼角似乎真有泪水?奶奶怎么了?好不好?生病了吗?神智稍微恢复之后,哆哆嗦嗦从枕头下摸出手机:凌晨3点20,为了一个梦境,不敢在这个时刻打电话给妈妈,但是在浓的化不开的黑夜里,我睁大双眼,再也无法入睡,心里一个劲念着:梦是反的,梦是反的,梦是反的,奶奶一定没事的,一定没事的,一定没事的……然后怀着前所未有的虔诚,苦苦求了上帝圣母玛利亚真主玉皇大帝如来佛观音菩萨王母娘娘……
我为什么变得如此敏感如此害怕,是因为去年李爷爷的去世,让我第一次如此真切的面临亲人离去的痛彻心扉;还是因为年前外婆中风之后,我才知道家中的老人已慢慢在岁月的侵蚀之下变得无比脆弱,而奶奶,这个生命中类似母亲的人,我更不能承受她有任何病痛,有任何闪失!
关于她的记忆,只是从父辈零星的谈论中慢慢勾勒出一个粗糙的轮廓。
年轻英俊的、仕途春风得意的、耿直刚烈的爷爷,因别人的恶意中伤,为证明自己的清白,选择了一种最决绝的方式,抛下了这个世界,抛下了她,那一年她31岁,大伯12岁,父亲9岁,小姑尚在襁褓之中。
是怎样在那个凄冷惨淡的屋子里哭干了泪,是怎样在黑漆漆的夜晚里,无数次把那边锋利的剪刀伸向喉咙,又是怎样被襁褓中的哭声唤醒,母子抱成一团无声恸哭,人们无法猜想,父亲的记忆也复述不出,但是半个月之后,她推开紧闭的大门,走出来了,人们只发现她瘦削的身材更见枯槁,没有流泪,她牵着孩子,一如往日,田间地头,埋头干活;只是,她不再爱说话,一双布满血丝的大眼再也没有往日的神采,然而,日子仍然如水一般慢慢流淌开了。
她真的很瘦,应该不足80斤吧,可是,瘦弱的双肩扛起了一家数口的沉重担子,和男人一样田间地头担同样的担子,挣同样的工分;菜地拾掇得漂亮整齐,家收拾的简朴干净,活干得干脆利落,儿女们与正常人家的孩子一样在苦难中长大、茁长;并且,没有任何阴影;她瘦弱的身子里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,支撑着这个家,支撑着她的孩子。